无症状感染者如何管理?国家卫健委:两小时直报,14天集中隔离


关于国际公共卫生安全这样的一类问题,我想最有资格做评判的应该是世卫组织以及有关的传染病学或者疾控专家,而不是几个满嘴谎言的政客。

中国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做到了公开、透明和负责任。美方那几个负责任的人,我想通过彭博社去问他们一下,可不可以让他们站出来告诉世界,如果当初最先发现疫情的国家是美国而不是中国,美方会处理的比中国政府更好吗?如果他们可以,那么请解释一下,从1月15日美国疾控中心发布关于新冠肺炎的警告,到25日美方宣布关闭驻武汉领馆并撤出其人员,再到2月2日,美方对所有中国公民以及过去14天到过中国的外国人关闭边境之后的两个多月里,美方都做了些什么?为什么根据《纽约时报》3月11日的报道,美国一位女医生朱海伦早在1月份就开始对美国国内的疫情“吹哨”,并提出警告,并且在2月份将检测报告结果报告了,美国的监管机构却被下令封口、停止检测?

我们理解美方当前的困境和美国某些官员面临的压力。中国人民对于美国人民当前正在遭受的痛苦非常理解,也非常同情。我们愿意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去为美国抗击疫情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和支持。但是这几个美国政客的言论、所作所为实在是无耻、无德。我们多次说过,污蔑、抹黑、甩锅、推责,弥补不了失去的时间,继续撒谎只会浪费更多的时间,造成更多的生命损失。

华春莹最后对这位提问记者说,我注意到我刚才讲话的时候,你在频频的点头,所以我想我们在这方面应该是有共识的。我希望你们能够把我们的声音如实、全面,而且尽可能多的传递给美国人民,包括这几个你提到的不断在诋毁抹黑中国的人,我也先代表中国人民谢谢你。美国纽约州州长科莫29日在发布会上表示,该州的新冠肺炎确诊人数仍在快速增加,医疗系统应该做好准备迎接病人的顶峰。他将与纽约市长德布拉西奥沟通如何解决医疗系统的问题。科莫认为,可以在全州范围内协调医疗资源,从而缓解纽约市的压力,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之间也应该“破除藩篱”,各个医院之间应相互支援。 

美国CBS芝加哥地方新闻网29日报道称,截止当天下午5点,当地监狱中共有203名囚犯接受了检测。除了101人确诊感染,还有9人呈阴性,另有93人的检测结果尚未得出。据悉,该监狱在一周前报告了首个病例,患者是一名狱警。此外,库克县警长办公室的12名工作人员检测结果也呈阳性。

该医院的一名护士随后对媒体表示,病人激增,且恶化的速度非常快,有时让人措手不及:“太吓人了,因为他们虽然病了,但看起来还比较稳定。然后,突然就在你眼前,血氧含量急剧下降,很快人就没了。”医护人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帮不上任何忙。“就算你做心脏复苏,病人还是无法呼吸,就在你找呼吸机的功夫,另一个病人又不行了。”

华春莹说,我也注意到了你提到的报道,包括你提到的所谓三个匿名官员信息的透露,以及我看到有多家美国媒体的报道,4月1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和蓬佩奥等人关于同样类型的这种话都是指责中国刻意隐瞒和造假疫情的信息,甚至还说早在去年12月,世界了解了这一问题之前,中国已经在提前应对了。

2019年12月27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首先上报了她接诊的三个可疑病例;29日,武汉相关的疾控中心和医院开展了流行病学调查;30日,武汉卫健委发布了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12月31日,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抵达武汉开展现场调查。

中方是否公开、透明、负责任、及时的向国际社会做了通报,有没有隐瞒,我和我的同事已经多次不厌其烦详细地介绍了,大家从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公布的信息,每天及时定时发布的信息也应该看得很清楚了。

1月3日,中方开始正式向世卫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及时主动地通报信息,8日初步确定了疫情的病源;11日,中国疾控中心将5条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上传网站,同全球和世卫组织共享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