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35岁女法官家中坠亡 生前多次提及工作压力大


福奇还补充说,鉴于疫情爆发是一个不断变化的过程,该预测也可能会发生变化,“很容易出错,误导人们”。

这不得不让人追问:美国政府为何对这场公共卫生灾难的演变视而不见?

而美国疾控中心也几乎没有考虑采用世界卫生组织所使用的检测技术。世卫组织分发给各国的、由德国研制的测试方法也没有通得到美国监管机构的批准。美国疾控中心首席副主任安妮·舒沙特(Anne Schuchat)说,美国疾控中心认为不需要“其他人的检测”。全美对于疑似病例大规模的检测任务也因此被搁置。

报道称,1月7日,对武汉出现的肺炎情况,美国疾控中心建立了“事件管理系统”(incident management system),并建议前往武汉的旅客采取预防措施。1月20日,就在中国科学家分享新冠病毒基因序列的两周后,美国疾控中心开发了自己的检测技术,并检测到了美国的首例新冠肺炎病例。

法国生物技术公司bioMérieux的检测系统BioFire在全美1700家医院应用,可以检测流感和其他呼吸系统疾病,能够在约45分钟内提供检测结果。然而,该公司在2月中旬与食品药品监管局讨论后,直至3月24日才获得了测试的紧急批准。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3月2日的报道,研究者在对华盛顿州两个感染者携带的新型冠状病毒进行基因测序和对比后认为,新冠病毒当时已经可能在当地传播了数周。这两名感染者来自同一个县,其中一人为美国的首例确诊患者,另一人则没有已知的病毒接触史。

美国疾控中心前主任托马斯·弗里登(Thomas Frieden)表示,美国直到“为时已晚”才进行严格的筛查,这暴露出整个政府的失败。

福奇对此解释说,昨晚他们在白宫和特朗普总统进行了非常深入地探讨。“如你所知,最初的提议是认真考虑强制隔离。但与总统讨论后,我们明确了一点,最好是作出一个强有力的建议,他也同意了”。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美国国防部30日发布声明称,一名来自新泽西州的陆军国民警卫队士兵于上周六(28日)去世,这名士兵自3月21日以来,一直在医院接受治疗。

而特朗普政府的决策失误另一重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