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杀害女童逃亡31年"漂白"身份 现已被警方控制


我的房间外面是城市的主干道,回来当晚,看着熟悉的夜景,原本车水马龙的街道现在变得分外冷清。亲眼看到国家采取的一切防疫措施,以及国内确诊人数逐渐降低,我越来越觉得,祖国真的是我们强大的后盾。

佛奇预料,病毒在秋天暴发很有可能会发生,并指如果病毒在秋季卷土重来,情况将截然不同。他表示,差异将包括更大的检测能力和更好的患者接触追踪工作。另外,佛奇也提及,疫苗正处于加速开发的状态上。

检疫完毕,带着健康码,再通过一次边检,顺利出关。从降落到取行李,大约用了三个小时。因为座位号比较靠前,出发地也相对安全,我等待的时间没有很久。飞机上几百人,一切有序而高效地进行。

实际情况:第二阶段最重要的是,任何有效的应对都将依赖于检测能力。截至2月初,世界卫生组织已向世界各地数十个实验室发送了成千上万的检测试剂。但在发现美国疾控中心试剂有缺陷的至少两周内,其他的替代检测方法要么被忽视,要么被现有的法规所阻碍。

没想到,这些防疫用品居然自己先用上了。1月28日,德国发现了首例确诊患者,不久,多个往来中国的航班被取消了,我的航班也在其中。

回到酒店,我开始了为期14天的隔离。医生在我的房间里备好了一个医用外科口罩、矿泉水和水银温度计。隔离人员与医护人员有统一的微信群,每天在群里登记两次体温,三餐都由医生护士送到房间门口。

到机场以后,因为飞机要整体消毒,所有人被通知在原座位等待,空姐给我们一一测量体温。一个小时之后,一部分被叫到名字的旅客先下机检疫,空姐告知我们,他们是来自疫情较重的地区。又过了一个小时,我们终于可以按座位顺序下飞机。

德国媒体的宣传,让许多当地人不但不重视疫情的严重性,反而对于戴口罩的亚洲人都产生了歧视心理。我一个越南同学的父母在当地开亚洲餐厅,由于部分欧洲人对亚洲人的歧视,餐厅的生意也变差了许多。

美国政府态度及举动:第三个阶段始于2月底,当时美国疾控中心和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表现出了明显的紧迫感。2月28日,美国疾控中心扩大了检测标准;2月29日,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允许使用未经批准的检测试剂。从那时起,联邦政府已开始纠正检测制度中的缺陷。旅行禁令扩大到在伊朗旅行的外国人。联邦官员更加一致努力促进私营部门参与危机应对,国会也通过了超80亿美元的补充拨款法案,以促进疫苗开发和治疗研究、紧急远程医疗和准备工作。

美国政府态度及举动:从1月初首次了解到新冠病毒在武汉传播直至月底,美国政府将这一病毒视为可控的小威胁。他们多次向公众保证,至少在美国国内,美国人面临的风险很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