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许诺意法西 等美国呼吸机供大于求就捐给他们


杨功焕:我是2月28日从北京来到美国的,现在住在纽约市皇后区,离目前纽约接受新冠肺炎病人最多、情况最严重的医院之一埃尔姆赫斯特医院(Elmhurst Hospital)不远。

澎湃新闻:纽约现在的疫情严重程度如何?

澎湃新闻:在美国媒体有以一些争论,就是美国是否应该采取非常严厉的完全封锁的措施,另一些人争论管控封锁措施对经济的影响 。美国到底将要采取怎样的防疫政策路线。似乎到现在还摇摆不定?

杨功焕曾参与2003年“非典”(SARS)疫情防控工作。2020年1-2月新冠疫情在中国暴发时,她在北京对中国的抗疫和公共卫生政策发表的意见受到广泛关注。

澎湃新闻:最后我想问一下,您觉得美国的疫情会持续多久? 对全世界的疫情发展影响会有多大?

“我们替汉堡王台湾地区说声:‘对不起’!”

杨功焕:这就取决于美国政府采取的措施了。现在看起来初期暴发的华盛顿州和加州疫情有所稳定。当然原因很复杂,这两州人口密集度没有纽约这么高,检测也没有纽约这么多。

杨功焕:目前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说法,这些药都只是在临床试验阶段。我知道大家现在都在找药,想尽快研发疫苗。但是我们只能够听科学家按照严格临床实验结果来告诉我们,哪一种药有用。在此之前,我们只能靠公共卫生措施来阻止疫情的蔓延。

现在最担心的是,到了南半球进入冬天疫情有可能再度发展起来。比如说在非洲,非洲国家的医疗资源、防控措施是不是能做到位让人担心。当年在非洲爆发埃博拉疫情的时候,全世界还可以去支援,但是现在欧美那么多强国都受到重创,如果非洲疫情暴发,支援的力度会有多大呢?

杨功焕:我刚刚来到美国的时候几乎一个人都没有戴。一个星期后,零星有那么一两个人戴。华人多的区域可能多一些,百分之七八十的人都戴。我还观察到一些快餐店的售货员在销售食品时既未保持适当的距离,也未戴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