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总理等人被隔离 此前卫生部长确诊新冠肺炎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在1日的记者会上被问及迄今为止什么发生了改变,特朗普给出的回答是“严重性”。他说,“我想还有看待这种传染病的方式——它的传染性是这么的强,从来没有人看到过这样的情况,一大群人突然之间,只是因为感染新冠病毒的某人在场,就会被感染。流感(暴发时)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CNN说,特朗普在记者会上表示,新冠病毒的“严重性”改变了他对这种疾病的看法。

他们代表了参与新冠病毒初始基因组测序工作的最早一批科学家,试图厘清其起源脉络。

另外,尽管冠状病毒的突变率可能比其他RNA病毒要低,但它们的长期核苷酸替换率与其他RNA病毒相同。这表明,较低的突变率在一定程度上由病毒在宿主体内的高复制率弥补了。

虽然没有证据表明这种变异的能力将导致任何表型的激进变化,例如传播性和毒力。但是,他们认为监视病毒传播过程中任何表型的变化显然是重要的。

他们认为,为了确定中间宿主可能是什么,有必要对来自华南海鲜市场或生活在接近人群的动物进行更广泛的采样。

张永振、霍尔姆斯此次在《细胞》的这篇评论文章中,将他们对这场新疫情致病病原体的鉴定,这种新冠状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的比较,以及这种人畜共患病何时在人群中悄然出现等问题,均进行了描述和分析。

冠状病毒显然具有跨越物种界限和适应新宿主的能力,尽管与其他一些RNA病毒相比,冠状病毒为什么会有这种能力尚不清楚。“这让我们能更直接地预测,未来会出现更多的冠状病毒。”

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冠状病毒研究中心网站最新数据,截至北京时间4月2日上午4时55分,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为全球最多,达到209071例,累计死亡病例4633例。早在2019年12月之前,新冠病毒可能已经在在人群“隐秘传播”(cryptic spread)阶段发生了一些关键突变。也就是说,这种新型病毒在人群中出现的时间可能比设想的更早,甚至不一定最早出现在武汉。

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起源不确定性:几年前探访过市场

张永振等人表示,虽然SARS-CoV和MERS-CoV都与新冠病毒密切相关,并且都有蝙蝠宿主,但是这些病毒之间的生物学差异是惊人的。“如上所述,新冠病毒的传染性明显更强,导致它与SARS-CoV和MERS-CoV的流行病学动态非常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