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批疫情防控不力 彭斯试图甩锅中国和美疾控中心


2月26日,他的呼吸频率不快了,心率也从最快的105降到了90,血气分析氧合指数大于200mmHg,都是好兆头,当天转出监护室,改成鼻导管吸氧。

准备患者的病例资料,为新冠危重症患者的治疗讨论会做准备,是每一个危重者患者治疗的必要环节。在讨论会那天,领队王振宁队长,栾正刚、刘璠、于娜等许多教授参加了讨论,作为王强的管床医生,我参加了讨论会。

每一位医生都想给患者最好的治疗,经过激烈的讨论,最终结果是:继续目前治疗方案,密切观察病情,如继续恶化,随时插管。

“王哥,你知道吗,最开始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好,开始我们都以为你要插管呢,一名危重症患者成功出院不容易啊!”

西班牙病例突破7万!单日新增8189例确诊832例死亡

“我知道,最难的那几天我以为要不行了,你给了我信心,真的感谢你们。有机会我一定去沈阳看你们!”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尽管核酸都转成了阴性,肺部的病变依然在进展,他的血氧进一步下降,病情不允许他外出CT,床旁胸片变成了“白肺”,他成为了危重症患者。

通知他出院的前一天,交代完出院用药和注意事项后,忍不住问他:

王强很爱说话,逻辑清晰,我们的交流很顺畅,他也爱提问,说到不理解的名词时,他会不断的发问。在之后的日子里,瑞德西韦、康复者血浆、细胞因子风暴、氯喹、托珠单抗都出现在了我们的对话中。

“这一场灾难让武汉人遭受了太多,其实这几天他说去了监护室我就知道不好,我也明白您们支援武汉都很不容易,但是希望您们努力救救他,他对我们家很重要,我同意必要时插管,同意一切抢救……谢谢您!谢谢!”